账 号:
密 码:

无主之地2好玩吗(775)
为什么有些医生极不赞(109)
喜欢搏击类运动的一般(582)
为什么小说里一提到毒(266)
想考中国传媒大学的新(139)
兄弟连第二集中Winte(709)
为什么中国的农历节气(417)
研究生毕业做游戏开发(110)
为什么野生的蜂蜜尽量(700)
武汉有哪些可以安静宅(689)
 
韩国围巾
韩版热卖 | 淘宝款
雪纺大方巾 | 独家精品
毛线围巾 | 围脖批发
加长加宽 | 欧版雪纺
时尚围巾
单色围巾 | 男式围巾
印花围巾 | 流行围巾
儿童围巾 | 保暖围巾
男女通用 | 三角巾
纱巾 |  
丝巾批发
长丝巾 | 大方巾
真丝丝巾 | 豹点丝巾
木耳边丝巾 | 空姐方巾
绸缎丝巾 |  
披肩批发
民族披肩 | 个性披肩
独家重推 |  
帽子批发
毛线帽子 | 口罩
羊毛围巾
纯羊毛围巾 | 印花仿羊绒
单色仿羊绒 | 渐变仿羊绒
豹点仿羊绒 |  
手套批发
露指手套 | 加厚手套
宝宝手套 | 男式手套
韩国饰品
高档耳环 | 便宜耳环
羽毛耳环 | 包装礼盒
椰壳贝壳 | 中档耳环
高档胸针 |  
 
        主页 > 韩国围巾 >

为什么有些医生极不赞成自己的孩子学医但有些却极力赞成呢_2

2019-12-27 22:43:36

谢邀。每个行业都有这样的情况发生,不只是医生这行才出现,只是可能……您没有留心观察而已。简而言之就是,人会趋利避害,面对多重复杂的问题,自然要去选择最有利的解决方式,除非是真蠢,作为从业者的父母能如此做出看似简单的赞成/反对,势必是经过仔细思考的意见。举个例子:都说从政之路凶险艰难,但有的官员家庭依然希望自己的孩子继续从政,无它,盖因他自己在岗的这些年里,上下关节、学者、商人、各路豪杰都有交情,人情练达、如鱼得水,无法查证的“各种”收入足以支撑他们整个家族的衣食无忧,孩子今后的路都已经打通铺好,这时候让他孩子选择“子承父业”,对他孩子今后发展而言恰恰是最有前途、收益与付出的比值可以达到最大化的一种职业选择。也有的官员希望自己的孩子今后不要步入政途,也无它,盖因他自己从政这些年,官场站队、政治风波、人情冷暖、尔虞我诈尽收眼底,数次慨叹“身不由己”又无法抽开,数十年工作里“上升遇天花板、向下不愿屈就”的情况不胜枚举,还未退休就已一眼望见这辈子职业生涯的极限,深感在里面“熬”的艰难,虽然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但未能给后人们栽下足够乘凉的大树,若孩子选择从政,无非是把老爹当年的曲折之路再走一次,何必?不如啐一句“玩它甚鸟”,跳脱开去。再举例:我们皆知江浙沿海从商风气盛,很多家族世代为商,其中的鼎盛者,有的还是是明清时期传下来的世家,为什么一个家族要坚持一行当几百年?对他们而言,先祖开创基业之后,随着家族的发展,祖业逐渐做大做强,虽然在扩大的同时艰辛不少,但总算做得与官员配合如鱼得水、得百姓喜闻乐见、于己方生活可达“富甲一方”的程度,这时候你让他们子女不从商而入政途、学界,家里综合背景够硬的尚好,之前无此关系的,无异于摁下reset键,让子女走在一条重置的路上,困难和未知因素不知比继承家业多多少,父母忍心?虎毒不食子,草履虫尚有应激性,人就算骨子里有挑战自然、不畏艰险的基因,但也不会无缘无故做“明知是断肠草还会天天当韭菜炒了吃”的傻事,否则人类早该灭绝了。细化到子女的职业选择上,父母当然希望自己的子女今后有最好的发展,最好“站在风口浪尖紧握住日月旋转”,就算做不到达官显贵、光宗耀祖,也希望子女能平安舒适地度过一生,对子女职业选择提意见甚至是粗暴干涉,无非是结合了他们几十年的生活经验、个人能力而向亲骨肉提出的“老人言”罢了。说回到医生这个职业,我们看到医生在当前社会上,代表着“从业者的智商较优、能吃苦、综合素质在概率论的角度下较好”——其中的佼佼者是人中龙凤,智商、情商和收入横向比较都不输大部分职业;代表着工作稳定,几乎可以应对极端条件下的任何社会变故——这份安全感,是医生这个职业的天然特殊性,也是很多人择业和择偶的第一基础。代表着中上的社会地位,名誉、认同感、心理满足感兼收——物质基础保证的前提下,精神追求也是很重要的。代表着整个家族的生活便利——家里有一行跟治病救人相关的职业,整体的舒适感和安全感都会较高。以上说的是这个行业的优势,但这个行业同样需要付出常人想象不到的艰辛——实际上,任何一行做到顶尖水平都不容易,但医生这个职业客观来说,更难。纵然有人情的关系影响着若干医生的职业生涯,但横向对比下,这是一项极端复杂的、与人命相关的技术型行业,很难开挂,凭本事吃饭,而且经常出bug——你淘宝卖个假货,补一句“sorry,我们店员装货失误,不是故意的啦,给您再重发一个好么亲,么么哒,记得五星好评返现哟”就完了,当医生你出个医疗事故试试?如果人生可以开修改器,我觉得大部分医生还是会愿意把子女修改成砍不死的主任医师,然后“子承父业”的,但遗憾不能,所以才会出现有的愿意有的不愿意,恰恰说明这个行业并不是因为它的优势显而易见所以会让人趋之若鹜。在“有一位老人在中国的南海边画了一个圈”的那年至今,很多出身草莽的胆大豪俊们,已经完成了原始的资本累积,一跃步入社会上层,今之视昔,很多人不愿承认,这就是一种开挂,但医生不能,医生永远碰不上这个时期。喊了多年的医改、药改依然如同掏糨糊,越来越紧张的医患关系,让从业人员得不到基本的社会尊重、认同感和安全感,想要继续上升,在学校已经读书读到吐以后,工作了还需要不断地更新知识、不断地考试、不断地熬——你以为教授博导、主任医师是空气,谁都可以吸一口么?在自己本身在这个行业熬了几十年都达不到副主任医师的情况下,你有什么资源、人脉、勇气和保证,让子女继续从事这个行业的时候,能够青出于蓝又活得舒服?没有吧。还需要子女自己去奋斗,心疼么?当到了主任医师,坐省三甲的头几把交椅,提起你的名字,全省这行的都言“久仰”,就连投论文看到你的名字挂在后头都能多让几分,这种情况下就算考不上一本,拼命读个“XX医学院”,等孩子毕业了塞进去,安稳度余生,最后就算只是个主治医师也罢了,有这样的考虑,干嘛不赞成子女学医?归结起来,每个行当的从业者,对这个行当的理解绝对比旁观者清,正面负面都有,所以,赞成不赞成子女学医,都是一种复杂系统下寻求最优解的综合考量。他们又不蠢,就是真蠢也具有趋利避害的本能,反倒是旁观者,容易一叶障目,看到“哇塞公务员灰色收入高福利好,儿子从政吧”、“哇塞老师工作稳定智商高,一年假期可以挣外快,儿子选了吧”、“哇塞老板财大气粗情商高,跟着他衣食无忧,女儿嫁了吧”,无论从前瞻性还是智商都相当堪忧。最后说回我自己。以前一个回答提到过我从高考之前的梦想,都是子承父业,去北大医学部,当一名医生的,高考那年,我们家收到两份死亡威胁,患者把尸体停在医院门口,院长吓得放了我爸两周的假。上面说了,人都趋利避害,我知道当医生好,看到老爸医者仁心的朴素情怀,一切好都令我向往。但我觉得我吃不了这碗饭:如果让我的子女因为我的职业而受到性命的威胁、受到不属于他们的压力和辱骂,我是万万不干的,就这么简单。大概,不少从医的前辈也有这样的想法,所以他们的子女才没有继续学业吧——我不负责任地想。感谢阅读。

上一篇:无主之地2好玩吗
下一篇:没有了
  围巾订做 |购物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付款方式 | 留言/建议/投诉| 蓝艺空间文章| 网站地图
客服邮箱: ayun3366@163.com  客服电话: 0579-85922917 邮政编码: 322000
 公司地址: 浙江义乌福田三区98幢3单元1楼申明:本站所有图片专属奥韵围巾网,谢绝转载,否则追究法律责任。 
 Copyright © 2007-2018 义乌奥韵饰品网  网站备案: 浙ICP备11022137号